刺客是游戏的宝物。

阴阳师初心未改服找我魂十的滴滴。沉迷泰隆兰陵王,请不要打扰我

鬼女红叶今天仍然很讨厌博雅

*复杂设定
*红叶本命
*新萌难免ooc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各位阴阳师大家好,我是红叶,别看我今天脸是黑的呵呵,你们问我为什么会这样?这是因为老娘的房间在大天狗和青坊主中间啊,不过啊看着神乐也没有睡好老娘心里就平衡了。
昨天的事还得从青坊主和夜叉的新皮说起。其实吧,我觉得那是情皮。然而昨天的事是这样的,请准备好纸巾,老娘要把昨天青坊主和夜叉开车的过程口述下来,一会记得给老娘一杯水

过程:
半夜夜叉被青坊主给拿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夜叉是千万个不愿意,但是他打不过人家,而且他新皮好帅啊。
夜叉认为他的新皮像个娘们儿,青坊主也是这样认为的。可是啊,青坊主昨天好像让他叫了一个晚上,今天他嗓子还是哑的,腰也很痛啊。
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”夜叉扶着自己的腰问。
青坊主就把他的衣服给褪下了,抱着他。夜叉让他不要这样,然后就被操了,而且抽噎了一个晚上。
如果不是晴明大人不让我吃别的妖怪,我一定要把青坊主给吃了,说不定能变得更漂亮,他居然还欺负夜叉。

我要喝水,呼呼。地下有一片枫叶,不知道是谁的,反正不是我的。仔细看看,原来是茨木酱的啊。那家伙的新皮让人嫉妒呢。可是,大天狗居然和隔壁神乐家的崽儿在秀恩爱,不知道晴明大人不喜欢我吗?
大天狗轻轻的捏住了崽儿的下巴,还当着我的面吧唧了一口崽儿。md,主要是崽儿居然羞涩了。一直以来的儒雅小生的气质呢?突然毁于一旦?
不看了,gay里gay气的。

一个时辰后
“刚才我家崽在和大天狗干什么啊?”神乐这样问我
“你确定要我说”
大天狗吧唧了一口崽儿,崽儿显得格外羞涩“小生才不是这样轻薄的狐狸,你居然这样对小生”
大天狗摸了摸崽儿的头“如果我喜欢你就不算是轻薄了吧?嗯?”
他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绯红的脸却挡不住头上的烟(完了完了,怎么可以像王者里的那只狐狸一样这么容易就被撩到啊,小生可是一只正经妖怪啊。)
“我…我也喜欢你”然后大天狗就给了他一个深吻,后来崽儿就在大天狗怀里睡着了,大天狗也睡着了。
我一会要去找晴明大人要一条毛毯,刚才我把自己的毛毯给他俩了,不然会冻着吧。

看着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亲热,就气不打一出来。人家如此丰满,如此漂亮(可爱),为什么晴明大人不喜欢我,而是喜欢博雅大人呢?白狼那么好,为什么博雅大人不喜欢白狼非得喜欢晴明大人呢?平安京真奇妙。为什么晴明大人会紧紧的握着博雅大人的手呢,是害怕博雅大人再次离开吗?博雅大人真的很有管弦乐的天分呢,连高山流水都能够吹奏下来。真的很羡慕呢。诶,晴明大人你手往哪放啊,不知道捏人家胸是不礼貌的吗?要捏我的给你捏啊。博雅大人的脸色都变了,成了红苹果的那种颜色了,你居然还这样施展自己的咸猪手。不过,博雅大人这样真的卡哇伊呢?
诶,不对啊,结束语应该是我今天仍然很讨厌博雅。

红叶今天仍然讨厌博雅

❁非洲人
❁听说写文有ssr
❁酒茨填坑
❁新萌难免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萤草晚上起床看到一脸疲倦的鬼女,她超级担心啊。鬼女平常不是把自己收拾的那么好吗,为什么今天那么憔悴嘞。
“红叶姐姐,你今天怎么了?”
“呵呵,怎么这么多杂音,诶,晴明大人”红叶鬼女的情况不太好。
萤草打了一下红叶。“红叶姐姐你到底怎么了”
“只不过是,我喜欢的人是个gay,喜欢我的人变gay了而已。没必要这样颓废的。嘿嘿,晴明大人只能是我的。源博雅什么的死掉就好了啊。嘿嘿”红叶发出了刺耳的奸笑。
这样的红叶姐姐好可啪。←来自萤草内心
“除了刷御魂,没有什么能缓解我的忧愁”呵呵呵,这样我就能和晴明大人一起了,源博雅什么的,超级讨厌呢。

“挚友,挚友。给你一片枫叶,QUQ挚友什么超级强大,请支配我的身体吧”正在去大蛇窝的路上。
红叶,茨木,酒吞,青坊主,夜叉和晴明。
酒吞拿着那片枫叶对茨木说,“我更喜欢蒺藜”说罢他更加握紧了茨木的手。
茨木有一些失落,很失落,挚友居然不喜欢我送他的红枫叶,就像不喜欢我一样吗?
酒吞看着旁边茨木的表情就知道茨木有在胡思乱想了,“傻瓜,蒺藜就是茨啊,我这么喜欢茨木,你在想什么呢。”
红叶看见茨木抬起头,眼睛里全是光芒。后来头上就冒红心心。就像自己对于晴明大人那样。是啊,的确呢,这么爱。他们应该会很幸福吧。(酒吞终于不会缠着我了,茨木终于不会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对我了。晴明大人,我要抱抱)

旁边的青坊主和夜叉似乎又吵起来了,他们啊总是爱吵。明明是经过了好多磨难才能够在一起的呢。
“夜夜,你得有一个良好的理想追求啊”青坊主以前从来不会说这种话,自从被夜叉羁绊了之后,就再也离不开了。
“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”夜叉捂住自己的耳朵“本大爷才不要听呢”
然后,青坊主就吧唧了一口夜叉,emmm,直到夜叉呼吸不畅的时候他才松口。
“你这个淫僧”夜叉有些炸毛了。
“谢谢夸奖你老公,媳妇儿刷御魂可要留点力气,我们还要生小王八呢”
夜叉有些脸红了,“怎么会生的出”
青坊主把他拥入怀中,“生孩子的事情可不能少做”
红叶就这样看着,好一口日本咖喱狗粮。吃的心甘情愿。

晴明有些心不在焉,因为,博雅没有在他身边。鬼女红叶从不认输。
“晴明大人,”我试着叫了晴明一声。呵呵呵,然并卵。
“我的意中人,是个gay世强受,总有一天,他会带着他的弓一起嫁给我”晴明心里只想着博雅。
扯了扯嘴角,装作无所谓,将自己丰满的身体扑上晴明大人。
“一想到,自家博雅我就什么也想不了了”
听说,这就是热恋中的人。呵呵呵
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这形容的人不是我家博雅还能是谁啊”我就看着我家晴明大人画风崩。
“自古红蓝出CP,不是百合就是gay”撇了撇嘴角。源博雅什么的超级讨厌啊。

今天鬼女红叶刷御魂没有一个暴击。今天的鬼女看起来仍然很讨厌源博雅呢。